,提供全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778章 大结局(终)

    笑笑的姨母就是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个死去的孩子是她。

    苏嫦曦突然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她那些之前的记忆一直断断续续的恢复着。

    可今天恢复了这些记忆之后,她反而更加的迷糊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想不明白,为什么皇上要做下这种决定。

    明明,她不是他的女儿啊。

    而笑笑,就是干娘和皇上的女儿。

    大人的事情还真是复杂的很。

    她在心中这样想着,不过先前那种不安的感觉反而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皇上是别有目的的,那么她定然会做出应对的。

    而且明天干娘也要进宫,她相信干娘。

    回到宫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苏嫦曦知道,当时在水下的时候救她之人是盛景琰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盛景琰和叶清让之间做了怎样的决定,但无论如何她都是相信盛景琰的。

    就凭,那个玉玺他交给了叶清让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样,她就信他。

    他被宫女带着到盛景琰行宫的时候,他正靠在床边喝粥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苍白如纸面色,苏嫦曦心疼极了,面上却是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呦,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战神昀王爷吗?怎么现在这么凄凄惨惨呀?”

    盛景琰咬了咬牙,瞪向他,“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你心里没点儿数吗?”

    苏嫦曦笑了笑,走过去拿过影卫手中的粥,舀起一勺喂到他口中,笑道:“自是知道的,我怎么会不知道呢?你是个大傻子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闻你好了有两天了,竟然今日才来看我……”盛景琰声音里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苏嫦曦一个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几日不见,昀王爷您越发娇俏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打趣本王!看我好了不惩罚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惩罚?把我关进你的密室吗?”苏嫦曦想起那个被她偷了夜明珠的密室,不由得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盛景琰刚想说什么,突然愣住:“你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起来了。”苏嫦曦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应该要犹豫的,但是我没有想到一个把权利的看的那么重的人,居然会放弃权势选择我。你都不顾一切了,那我又怎么能因为那些过往的顾忌而辜负你呢?”

    “嫦曦……”盛景琰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场景是他从未设想过的。

    “盛景琰,你敢往我身上赌,我就一定不会让你输。”

    突然,苏嫦曦被他重重地拥进怀里,粥碗都没拿住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盛景琰低下头,苏嫦曦下巴微抬。

    缠绵的一吻结束,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盛川的女儿。”苏嫦曦喘匀了气息,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盛景琰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苏嫦曦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说完我就知道了。更何况,就算你是他的女儿,你以为我真的会在乎吗?我要的只是你。”盛景琰的声音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苏嫦曦看着他,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曾经她以为最危险的男人,这么坚定的选择着她。

    “皇位于我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,我想要和你在一起,我们去哪都行,可以完全抛开世俗的目光。”盛景琰说道。

    苏嫦曦看着他,笑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或者说,我一直都知道一些。”盛景琰想了想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一直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一直都知道笑笑才是他的女儿。景云被他母亲的仇恨所束缚着,但其实他才是真的错了。我耿耿于怀母亲的仇恨,是因为我的母亲做了战俘。他们对我的母亲那样残忍。可是景云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盛景琰都将事情看的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叶清让的醋是因为他的占有欲,而不是害怕苏嫦曦被他夺走。

    苏嫦曦是他的人,这件事他一直坚定的相信着。

    “我的准娘子,给为夫把衣裳穿上吧。”盛景琰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苏嫦曦白他一眼,“谁是你娘子了!又没成亲!”

    “哦?”盛景琰拉长了声音,“所以你是在催我求亲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!”苏嫦曦脸一红,立刻否认。

    盛景琰轻笑一声,脸色逐渐严肃起来:“帮我穿一下,现在我自己不好穿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穿衣服去哪里?”苏嫦曦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但是看他这样子似乎真的是有事情要发生。

    “笑笑他们进京了不是吗?”盛景琰反问。

    苏嫦曦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以澜姨的性格,她必然会去找老头子的,所有事情今天晚上都会得到一个解决。”盛景琰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嫦曦皱眉:“可是干娘说她明日一早再进宫啊!”

    “澜姨也是心思缜密之人,她来了之后就会进宫的。”盛景琰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嫦曦不懂:“可是这么晚了宫门关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以澜姨的身手,想要见老头子,还需要通报吗?”盛景琰轻笑一声,轻轻刮了下苏嫦曦的鼻头。

    这丫头平时那么聪明,今天那些聪明劲儿都去哪儿了?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肯定?”苏嫦曦还是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相信你的男人。”盛景琰在她额头印下一记轻吻。

    两个人穿好衣服之后并没有立刻去盛川的行宫,盛景琰被苏嫦曦搀扶着走过了梅园。

    两个人过去的时候,只看到了佝偻着身子站在雪地的喜公公。

    正在两个人过去打招呼的时候,苏嫦曦就看到了他身上的一大摊血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苏嫦曦惊恐地大喊。

    盛景琰几乎是立刻就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苏嫦曦颤抖着指尖看着喜公公脖子上那大道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了吗?”苏嫦曦颤抖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盛景琰挣开苏嫦曦的搀扶,一步一步走到了喜公公面前。

    他此时此刻闭着眼睛,虽然脖子上是触目惊心的血痕,嘴角却是挂着笑。

    他走的很安详。

    想来,是他给了自己一个解脱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喜公公鼻息处探了探,却发现他浑身已经冻僵了。

    盛景琰闭上眼睛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这里吗?”苏嫦曦整个人现在呆呆愣愣的。

    这突然死了人,尸体还竖在这里也太吓人了吧?

    可是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宫中突然吧开始大喊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!”

    “来太医啊!”

    “皇上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人群涌动,纷纷都朝着盛川的行宫外涌去。

    苏嫦曦震惊的看向盛景琰。

    他居然说对了……

    “走,现在该我们去了。”盛景琰这时候才睁开眼睛开口。

    苏嫦曦整个人还是懵的,但还是搀扶着盛景琰去了盛川的行宫。

    他们到的时候,一众太医都没能进去,纷纷跪在外面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到来的时候,却是畅通无阻的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进去的时候叶清让已经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在里面看到了夜微澜。

    苏嫦曦震惊的偏头看向了盛景琰,他……神算子吧?

    叶清让看到盛景琰那一副淡定自若得样子,眼底划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虚弱至极的盛川看到盛景琰的样子不由重重咳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,你才是那个真正步步为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父皇。儿臣并非步步为营……只是放弃了一些执念,反而收获了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盛川又是重重地一阵咳嗽,一大口黑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你服药了?”苏嫦曦眼眸突然一眯。

    她前面和盛川有过接触,那时候的他还是精神矍铄,脉象也没有太大问题,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这副模样的!

    “是,因为我终于想开了。”

    盛川的声音苍老不少,此刻说话沙哑又缓慢,气仿佛随时都会断掉一般。

    说完他又费力的摇头,苦笑:“不,应该说我还是没有想开。所以我选择用另一种方式解脱。我只要活着,哪怕是活着一天,我都是执拗的。哪怕我知道我是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这就是您的不对了。”因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,盛景琰现在说话十分轻松随意。

    盛川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您的执拗会害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我的孩子,我了解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您不了解,”盛景琰否认,“您以为我会对权势执着,可我放弃了。您以为,您会把我和景云逼的反目,这你应该算是成功了吧?因为他恨上我了,不光如此,他还以为和你一样错误的执拗,恨上了无辜的嫦曦。”

    “您以为,我如果得不到嫦曦,我会发疯发狂,这您又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轻笑一声,“因为我足够自信,我知道她爱我。只要我愿意放弃,她就会选择我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你在墓葬的时候,你还满眼都是玉玺。”

    叶清让突然开口,眼睛满是寒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的不一样了。你总是说你爱嫦曦,但其实你又为她做过些什么呢?你总是拿晚一步做借口。可你于我,你永远都是早一步的。明明每一步都走在我前面,可你却没能留下她的心。你总拿洒脱自居,可你其实什么都舍不得放弃。”

    叶清让嘴唇微动,刚刚张开。

    盛景琰笑了:“又想拿母亲做借口吗?省省吧,你就是自己懦弱,你也不敢赌。所以你注定得不到她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,你怎么会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想要什么都是要付出代价的,只是看你怎么选罢了。”

    叶清让还想要说什么,盛川却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老五啊老五,果然是你。你才是真正适合这个位置的人……是朕一直以来都有眼无珠了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盛川笑着,笑着,人突然就断了气。

    样子,还是那个满脸大笑的模样,眼睛却是没有闭上,眼中满是悔恨。

    这时,站在一旁的夜微澜深吸一口气,走上前,伸手抹上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天启朝四十五年,盛川大帝,薨。

    九皇子盛景云继位。

    昀王爷与王妃回到边境之城大婚,将那处治理的极好。

    那边美食、服装等等产业的发展,繁盛程度远盛于京都。

    不少外来贸易都是在那进行。

    王爷王妃大婚三年,得一儿一女,被民众戏称,江城小霸王。

    一家人过的十分幸福。

章节目录

农门肥女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文网只为原作者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择安并收藏农门肥女要逆袭最新章节